#becauseimatter – 我已经恢复了活动能力

我现在已经恢复了活动能力,我的愿望是能够前往麦加进行朝圣

           诺尔(Noor)对自己的家庭负担感到强烈的恐惧和忧虑
当她被转给PPCS时,她卧床不起,半昏迷,无法交流和躁动不安。在PPCS舒缓护理小组的照顾和支持下,她从卧床不起发展到坐轮椅。她的家人也更有信心的满足她的需求。
在PPCS志愿物理治疗师的专业护理和公立医院治疗师的帮助下,她现在可以在协助下再次行走。对于又能活动了,她就充满了喜悦和感激之情。她表示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进行朝圣。
对于Noor而言,她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改善。

Noor Azizuraidah Bt Mohdmmad Ali
脑部肿瘤

#becauseimatter – 主要的看护人

The primary caregiver

我的丈夫,主要的看护人,现在可以安心地寻求兼职工作

           当Elezabeth发现自己患有神经性脊髓炎,导致腰部瘫痪,她极为悲痛。
他丈夫不得不辞去工作照顾她。她的体重超重进一步加剧了她的问题。
在没接受PPCS舒缓护理之前,她必须被救护车送往私家医院接受治疗。运输费用加上其他必要的医疗费用耗尽了他们的财务资源。
在PPCS护理小组的照顾下,她不再需要在私立医院寻求治疗。现在,她病情变得更容易控制,她和她的丈夫的压力也减轻了。
她丈夫现在找到兼职工作,财务状况也更加稳定了。

Elezabeth a/p SelvaDural
神经性脊髓炎

#becauseimatter – 该不该说

To Tell or Not to Tell

该不该说

           我的挣扎是真实的。我想说但我母亲不同意。她说,我父亲将无法承受知道他患有晚期癌症的震惊。医生对此也没有给出任何建议,只是推荐家庭舒缓护理给我们。
在PPCS,我不仅有机会说出自己的压力和恐惧,而且了解到关于父亲有知道其病情的权利以及一家人如何以最恰当的方式告诉他。
有人建议我在我母亲和兄弟姐妹在场的情况下告诉父亲他的病情。我父亲一直是一个安静的人,不多说话。父亲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很平静,他用悲伤的声音说:“很难相信我的生命如此短暂。我父母活到80多岁。”
尽管感到悲伤,我们仍然在父亲病患期间与他同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父亲去世了。在我父亲去世前后期间,我父亲和我们得到的支持是无价的。我仍然非常想念我的父亲。

已故 Mr. Law Chin Siew家属

#becauseimatter – 尊严与自治

尊严与自治

          我父亲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心肾衰竭。我记得在向父亲透露诊断结果的几天里,父亲表现出的安静力量。他对自己的治疗方案(例如无创手术,无主动复苏)做出了决定,而且选择了在那里度过人生最后一段路,并计划了自己的葬礼。
作为我们的父亲和一家之主,他遗下了他的爱心和深切的愿望,他希望我们在家庭中保持紧密联系,并在他去世后照顾我们的母亲和我们自己。在他为我们为他的离开做准备的过程中,父亲也正确看待生活。父亲积极的计划,腾出了时间给他一生中最宝贵的家人,近亲和朋友。
父亲为我们留下了如此强大的遗产。他选择知道并面对自己的命运。他选择向家人透露他的愿望。他说话了。通过这样做,他让我们一家人和他度过最后的时光,而不是一个孤独的垂死者。
爸爸,我们仍然爱着您,也想念您。

已故Mr. Chew San @ Chew Sung Leong家属

#becauseimatter – 不确定感中的平静与安宁

不确定感中的平静与安宁

           我患有非小细胞肺癌。我经历了化疗和肺部胸膜积液的过程。
我和我丈夫都很感谢家庭舒缓护理小组的支持
我们一直期盼舒缓护理小组每周一次的到访。它们有助于缓解我的症状,消除我的疑虑并缓解我的恐惧。在这段时期中,我们在一起找到平静。同时,我们非常幸运地得到我们宗教社团的支持。我可以看到,我的信仰加上这种支持,使我勇于忍受;接受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并找到我现在生活的意义。
我相信,舒缓护理不仅是针对生命快要结束的人,而且还针对每个患有生命受限疾病的人。

Mdm Chong Swee Yoong, Angie
肺癌

#becauseimatter - 继续加油

继续加油

           自2013年以来,PPCS为我提供了最好的支持服务。实际上,它不仅为像我这样的癌症患者提供了鼓励和支持,也为有爱心的家庭成员提供了鼓励和支持。
因此,我渴望继续奋斗并继续生活。
所有真诚的爱护和鼓励使我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意义

Zaharah Bt Abd Hamid
子宫内膜癌